出刀迅猛,可惜都戳在自己身上。

>锁在屋子里的人。

>锤基 盾冬 近现代战后AU

>我和@老白 的联文

01.

[串刀]

昨天夜里下了雨,院子里新种的花草被打得七零八落,大概是没法救了。
洛基从门毯下摸出钥匙打开门,没开灯。“我养了一只猫。”他关上门确认已经锁好后高声说道“他总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喜欢躲在屋子里,顶多去院子里糟蹋下花草,于是呢我带着他去看了兽医,医生说他应该多出门晒晒太阳多走动一下。”声音很快就被黑暗吞噬,他就站在进门处,耐心的等着回应。

几分钟之后卧室传来轻微的“啪嗒”一声,有微弱的灯光从卧室门缝透了出来。洛基脸上挂着胜利的微笑向灯光处走去。

“你胳膊还好吗,这两天下雨是不是有些不舒服?”他推开门朝坐在床边的男人问道。
“还好,有止痛药。”男人从枕头底下摸出上好膛的枪放在床头柜上。洛基拉开窗帘打开窗户,瞥见了男人的小动作。“我都说过多少遍了,别天天把手枪枕着睡,天哪你居然还上了膛!巴恩斯我警告你——”洛基顿了顿,语气又变得缓和起来,“出去走走吧,你总不能呆在你的小房子里一辈子。难道说你过去没有和什么人出去闲晃过吗,詹姆斯?你在布鲁克林的时候。”他敢发誓自己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如此温和的讲过话。
他揉揉眼角,“我以前有个朋友,金发蓝眼睛,很瘦小,整日被别人欺负,打不过也不逃。”他的语气干巴巴的就像是在讲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事。“后来不知道是吃了什么个子窜好高还长一身肌肉。”
“后来呢?”
“我们一起参了军。”
“嗯哼?”
“然后我死了。”他吸吸鼻子,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找着药罐。

洛基知道他此刻不需要说抱歉,只需走出房间把门关好就行。“新药我都给放客厅了,记得关窗。”詹姆斯不会再回应他了,有时洛基觉得他像个机器人,程序已经设定好每天说几句话。“以后还是别把手枪放枕头底下吧,至少,别上膛。”
Loki从房间里退了出去小心翼翼的关上卧室门,他走进厨房检查了一下冰箱里食物的储备,再在屋内转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然后终于放下心来离开了屋子。卧室的窗已经关上了,窗帘也拉的严严实实的。

“也许我可以找到他那位朋友……呃金发,蓝眼睛,肌肉发达?”Loki想着刚才James所形容的模样,离开了这栋被附近地区人们所害怕的小房子。




〈老白〉

Loki在离开James家路上走的很急他想也许那个人会帮他找到那个金发,蓝眼睛,肌肉发达还让James念念不忘的混蛋。
叮咚。Loki站在门前按响了门铃。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来开了们,长着一张冷酷的脸,头发稍稍有些灰白,看到门前是Loki时脸上的温度又低了几分。
“你来干嘛?”男人现在门口看上去有些吓人。
“Reese,别那么严肃。我再怎么说也是你的老朋友,你也不请你老朋友进去坐坐?”Loki可没有被他吓到,抬起长腿就要往里走。
男人叹了口气,侧了侧身让他进去似乎对这个有着狡猾的绿眸的黑发男人豪无办法。
Loki自然而然的在宽敞的沙发上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边喝水一边打量着这套宽敞房子。
'“是谁来了?是Shaw么?”一个声音从房间了传来
“是我之前的一个战友,救过我一命”Reese闷闷的说
“噢——是么?你好,我是Finch,Reese的朋友,”一个小个子戴着圆圆眼镜的男人从房间里走出来,朝Loki伸出手。
Loki也伸出手握了握他的指尖,全身却绷紧了,上下打量这这个男人。
Finch感受到了他的戒备,温和的笑了笑说:“我正准备带Bear出去溜溜,你们先聊。”说着吹了声口哨,一只大黑狗就跑出来,吓了Loki一跳。男人朝Reese眨了眨眼给那只叫Bear的大狗栓上链子,整理整理了那一丝不苟的三件套,戴上帽子离开了。
“说吧,你有什么事!”Reese憋着性子的说。
“我想让你帮我找个人,大个子,肌肉发达,蓝眼睛,金色头发,之前和James一个小队……”
“James?恩……让我找找看”男人好像有了点兴趣“我查到了话会告诉你”说着打开了门,示意他们的谈话到此结束。Loki也很识相的离开了这套并不让他感到舒适房子。
“Finch,帮我找个人。恩金色头发,蓝眼睛,肌肉发达,之前是陆军312小队”
“索尔.奥丁森?!我的天啊,早知道他当时小队我就不加入CIS了。你知道他家有多有钱么…………”
被Finch挂断电话的Reese无奈的拨通了Loki的电话。
“有消息了吗?”
“Thor·Odinson,他最近在往退伍军人互助小组跑。”Reese说完便收了线“今天真倒霉”他想。


02.

[串刀]

请形容一下有钱这个词。呃,或许是不愁吃穿?豪宅、跑车、美女以及随意抛洒的钞票?堆积如山的珠宝?至少索尔脑子里没有钱这个概念,不过通常都是别人硬往他身上安有钱这个标签的。谁在乎呢,他仍旧可以在夜店揽着辣妹边盯着路过的男人屁股,给别人一杯一杯的买酒。和别人起了拳脚他也不在乎是不是打到他英俊的脸,他会向前一个勾拳把人打倒在地,嘿哥们老子以前是干枪屁股的,然后朝表情各异的辣妹举杯。
他喜欢打直球,一般女孩儿们男孩儿们也不会拒绝他。违抗?他信奉一切都是为了引起他的主意。

“我想睡你。”他对那个还没认识不到一分钟的黑发男人说。他声音应该不算大,但连站在台上的山姆都惊恐的看了过来。
也许是因为他昨晚玩的太疯喝了太多酒睡了个面孔都没记住的妞——所以显得他非常非常邋遢,跟墙角边的流浪汉一样。所以黑发男人翻了个白眼,天哪他连翻白眼都这么好看。索尔期待的等着男人点头,然后他们就可以去附近旅馆开房,不用套——决不,他想感受男人身体里的每一部分,想要把他操进无可复返的深渊只能在自己身下喘息。操,他光想想就硬了。
男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毫不加掩饰的流露出嫌恶的表情然后往后退了些。
嘿,这和他想的不一样!导演剧本是不是错了?他以为男人会小鸟依人般靠在自己身上然后去抚摸他胸部肌肉然后顺势向下给他来发手活,这根本不对!索尔绝望的发现自己硬的和小时候老爷子出差回来给他带的锤子一样了。
“我想,这位先生(或许是流浪汉,他低声说道。索尔发誓自己绝对没听错。)也许需要去卫生间解决一下生理问题。”黑发男人举起手对在台上的山姆说,山姆也一脸严肃的叫他出去冷静一会儿。
好吧,美人。待会见。他在出门前朝黑发美人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容。
他可没看见美人差点没翻白眼把自个儿翻死。

洛基想把那男人吊起来打一顿然后扔进海里。就是这样一个大概连流浪汉也不如的男人让他家詹姆斯恋恋不舍!?让他相信这个事实不如——算了。
军队里的人说话没遮没拦的他过去当医生的时候又不是没见过,也许只是那人脑部曾经受过伤,肯定是伤到哪了。……极有可能。不,一定。绝对。肯定是。
好吧,那现在该怎么办,朋友的青梅竹马想睡自己?这随便在哪发个帖都会成为“是友人还是小三,这是个问题”之类的深夜情感话题的,互助小组是不得再去了,再去几次怕是那神经病会以为自己是欲语还休(虽然已经这么认为了)。洛基揉了揉他精心打理过的头发把头搁桌上发出一声长叹。不远处长桌边坐着看书的人好奇的朝他看来。

*

“史蒂夫,你听说过索尔吗,奥丁家的那位。”互助小组的活动结束后山姆边打扫边问站在门口的男人。
“他和我过去是一个分队的。”男人点点头。“他也来参加小组活动了?”
“是啊,他今天可闹了个大笑话。”山姆叹了口气“然后就没见到他影了。”
“史蒂夫!好久没见面了!”索尔不知从哪冒了出来给史蒂夫一个热情的拥抱。“你还在找自己那位好友吗?话说你是否看见一个黑发美人了吗?”


“呃,索尔,你是在卫生间待到活动结束了吗?”




>这篇不会再更了(滑稽)。
>去怪@老白 这个人。

2016-12-22 热度(17) 评论(1)
评论(1)
热度(17)
  1. 老白串刀战士 转载了此文字
    把老梗拉出来溜溜可能我自己把它写完?……(不知道日日还跟不跟我一起写联文....我要去抱她大腿了) ...
  2. 存文小仓库串刀战士 转载了此文字

© 串刀战士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