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刀迅猛,可惜都戳在自己身上。

>种种。

>你是我梦里 虚妄 真实 午夜霓虹


糟糕……糟糕透了!
梦见自己跟前男友吻得难舍难分脱得差不多都准备——然后自己突然冷静下来拒绝了他。这他妈是什么……梦。肯定是自己最近极度缺乏性爱的……Johnny看了眼睡在身边的姑娘绝望的捂住脸,这肯定都是因为昨天在酒吧听见TJ的消息,肯定是!
昨晚在酒吧里和姑娘调情时旁边几个人聊起他的前男友,Johnny往下的手顿住了,很显然那几个人的音量足够传到姑娘耳里,姑娘冷淡的用她纤细冰凉的手指点在他胸口慢慢与他拉开距离,留下她身上好闻的香水味然后就拿着自己的包离开了。他只好无奈的再点了几杯酒,听着那几个人聊自己前男友的近况。


TJ过得很好,他也必须得比自己过得好,分手就是TJ先提出来的,虽然自己也有错的地方——也许错的地方更多的在自己身上,但是结束了就是结束了,关于他的事就应该点到为止,听他们聊完这个话题Johnny喝尽杯里剩下的酒走向另一个向他抛媚眼的姑娘。


他下床去捡丢在地上的衣服迅速地往身上套,余光偷偷去瞟昨晚他睡的姑娘,没醒,好,快溜。他承认昨晚很尽兴,但是他现在顾不上这些了,他得去冷静一下,尤其是在做完关于自己前男友的梦后。


>


“宝贝…”显然这时候说这不太好,介于Johnny还捂着被狠狠踢过的地方在地上缩着。“…宝贝你太猛了!”他稍微提高了一点音量然后发出吃痛的声音。TJ惊慌失措的从床上跳下来光脚丫奔到他身边,TJ看样子像是马上要哭了,月光下他眼睛闪闪发亮眉毛皱成一团下嘴唇又被他自己紧紧咬着,Johnny也顾不上身上是不是青了还是哪内脏破裂凑上去撬开他的嘴,“我要是死了,你给不给我守寡?”分开的时候他听见TJ轻轻抽噎一声头埋在自己脏兮兮的衬衣前,“守个屁,踢一脚你又死不了。”
“那就是答应和我在一起啰?”
TJ没回答他,手扯住他的衣角。他感觉自己胸前湿了一片,他伸手去拍TJ的背。这事真得怪他,他一时心血来潮翻窗来找TJ也活该被当成贼踢一脚。他在心里暗骂自己傻,打算开口道歉——或者是用个玩笑掩塞过去。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去死。”
他感觉到TJ在他后背用手指划出Y-E-S。


>


Johnny今晚没有做梦。


>


最近频繁的梦见Johnny,起初他还稍微一点分不清自己是不是在梦里,到后面他基本上能像是在看影片一样对里面的“演员”评头论足,只不过那里面的主演是他和Johnny。他们俩的确有过那么一段老了也许可以和儿孙讲讲的故事,但是只能是故事了。


当这断断续续的梦终于闭幕时TJ睁开眼伸手去摸正在震动的手机。
是个陌生号码。
他看向窗外,他睡前忘记关窗了。他记得有次Johnny偷摸从窗爬进他的卧室,他把Johnny当成贼狠狠往他身上踹了一脚,记得Johnny身上的瘀青足足用了一个月才消。从此之后TJ再也没关过窗,虽然Johnny之后都是堂堂正正走的门再也没有从窗翻进来。后来他不关窗的习惯也慢慢没了,毕竟谁都会冷啊。


TJ慢吞吞移到接听键,犹豫了会儿最后按了拒接。


起风了。
窗帘在动。



2016/07/26 22:23


2016-07-26 热度(15) 评论(1)
评论(1)
热度(15)

© 串刀战士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