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刀迅猛,可惜都戳在自己身上。

>设想。

“你想,要是哪天我要是脸上布满皱纹,头发花白或是掉光,后者还是算了……每天早上起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数老年斑,哇哦。”巴奇和史蒂夫靠在栏杆上仰头看向夜空,屋内震耳欲聋即便是关着门仍能传到他们耳边。他们小声交谈,似乎不如此会惊扰到什么。

说实话,巴奇有点听不清史蒂夫说什么,一半都得靠猜。

他们俩挨得很近。

“我是说——”史蒂夫深吸一口气“那还早着呢。”

“到时候我们的住所只隔一条马路,每天早上起来打开窗户结果看见个糟老头子正看向自己吗?哦天哪,我无法想象你头发稀疏牙齿掉光还一脸正义的模样。”

史蒂夫用手肘撞向巴奇,两人吃吃的低声笑了起来。

“我以为到那时候你可看不清对面窗户里到底是什么。”

“得了吧史蒂夫,我的视力一直是咱中间最好的。”这一点他倒无法否认。“我会把头探出窗外然后朝你嚷嚷早安天气真好之类的话。顺便提醒你拉链没拉上。”

“我是不是该感谢你。”史蒂夫摇着头叹息。

“我想……是的?”

“比起现在提这个我更在意几天后的任务,战争很快就会结束的,到时候我们也可能只隔着栅栏,一翻就能到对方庭院。”也许还有其他可能,他没说。

“你会娶那位女士——我也许也会娶一个妞,她最好是金发,然后生一大堆孩子,不,一两个就足够了。”他想起自己的弟妹们“他们会翻过你的栅栏侵略你的庭院。尖叫着要他们的史蒂夫叔叔。听上去真不错。”巴奇坏笑着朝史蒂夫看去,对方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你是要杀了我。”史蒂夫努力不去想巴奇刚刚对未来的美好设想,这有些难,现在他脑海里全是巴奇和他的金发妻子(明明他也是金发!)站在栅栏那一侧朝他露出微笑的情景。

“也许我们等快死了就摆俩躺椅在院子里晒太阳然后讲些老掉牙的笑话。”巴奇柔声说道,语气像是在哄弟妹们睡觉,他像是想起什么高兴的事情突然挺起腰整个人向前倾靠在栏杆上。“很高兴最后是你陪在我身边。”

史蒂夫伸手抓住他的肩“嘿,还没到那个时候呢。”巴奇很快恢复成刚才的模样,用肩膀撞了撞他。

史蒂夫想对他说些什么,也许是枯燥的安慰,也许是个玩笑,也许是毁掉他们友谊的那句话。它就快要从舌尖蹦出来了,巴奇歪着头看着他,他必须得说些什么。

“我——”

可他第连第一个单词还没说完,醉醺醺的士兵就举着酒瓶推开门嘟囔着找他们俩。

“……该走了。”Bucky拍拍衣服上的褶皱率先走向门,从那话都说不清的人手里接过酒瓶子。


“你刚刚准备说什么?”

“没什么,下次再说。”


2016-07-21 热度(8) 评论(2)
评论(2)
热度(8)

© 串刀战士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