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刀迅猛,可惜都戳在自己身上。

>异乡人。(上)

>感谢费费的鞭笞,不然我永远也不会重新修这篇文。

海风拍打在他的脸上,这使得他不得不把眼睛眯成一道细缝。渔船上的水手夹杂着诸多他听不懂的语言在嚷嚷,他们都是热心肠,一路上怕这艘船上唯一的旅客孤单寂寞就过来教他些小技巧或是他们在行船中学会的他国词语。
“很快就要到你的目的地了。”他们朝远处指道。他们对这个胡子拉碴有着酷炫铁胳膊的乘客是有些好奇,但他们也只是在这位谜一样的乘客踏进这条渔船时围住讨论了一番,然后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他早就习惯于人们好奇的视线,虽然过去的日子他一直远离人群四处躲藏起来。通常人们会说他的身形和铁手组合起来就像是传奇杀手一样——他本来就是。
被找到后,他在刚接触人群时有些不适应,但这总得需要一个过程。于是他被建议到别的地方去生活,过得像个普通人些,远离一切与他有关的事物。他本人没意见,全程盯着那个皱紧眉头一言不发看着自己的人,那人眼中流露的感情他读不懂,他只是好奇那人还能盯他看多久。直到大家叫住那人向他寻求一个态度,那人沉思了会儿最终点头同意。

*

快到岸的时候下起了小雨,来之前人们告诉他这里是个温暖的地方,几乎没有冬天,他想象这是一个阳光布洒的小镇,而他现在却在担心在绵绵细雨中寻找住所。
他拎着一个小箱子走下船,这还是那个人硬塞给他的。他鼓起勇气准备迈向新的人生,身后一名水手叫住了他。
“这是那边那个给你的。”水手朋友递给他伞后往人群指了指就被同伴叫回甲板。他顺着水手朋友所指的方向望去,那人的身影一晃而过。千真万确,就是那个人,他相信自己身为前杀手的直觉。
他并不明白男人是如何做到看着自己出发又比自己先到达的,不过管他的,他既然能被那人找到,那人也能比他先到一步。
他撑起那把结实的伞,从兜里摸出几乎被揉烂的地址。字迹已经有些模糊,而周遭的人也都同他说着不同语言。他突然感觉到久违的疲惫,双腿像是被灌了铅。他缓慢挪动着,这个镇子看上去不大,走一圈应该不需要多久。可他在小镇弯曲的巷子里花了太多的时间,等到他找到住所时天边已经开始泛红,雨早就停了。他翻找出钥匙打开门,把伞放在门边。
房间不算大,他一个人住倒还正好,尽管累得要命但他还是仔细检查了屋内每一个角落才倒在床上的。

这大概是他平生睡得最好的一次。

*

第二天醒来已经快中午了,外面飘着小雨,有点冷。他有些失望,这里也有黑夜与寒冷,那这里同西伯利亚又有什么区别。或许来这是个坏主意。

他迟早会被这雨水泡烂的。

他今天得去找一家裁缝店,那里安排着他的新生活。当然不是什么割肉砍骨头的屠夫,他将会是个裁缝。那人在会议上曾表示质疑——当然,就这人事多,他们都对这个结论表示赞同。当裁缝这事儿最后还是他自个儿点头才通过的。其实他点头不点头都无所谓,反正都是得去一个陌生的地方。
那人好像是叫史蒂夫还是什么罗杰斯来着,那个长鸡翅膀的是?
他在心里回忆人们的相貌与名字,但这一切似乎都被绵绵不绝从他到达就一直下的雨所淋湿难以辨认,他根本无法对上号。

但他记得那人。

*

裁缝店离他住处不远。

他举着伞在店门前站了一会儿,从玻璃窗往里面看空间不大,而且塞满了布料和其他东西。
门上挂了个铃铛,他推开门时发出了声响。店内有个老人背对着他忙碌着,“欢迎——请问您需要什么?”老人大声的说道,推着老花镜转过身来,老人仔细打量他一番。“……巴恩斯是吗?跟我来。”
他跟着老人走上二楼,老人推开一扇门,看布局应该是老人的卧室。他随着老人走了进去,房间布局很简单。老人拿起桌上的尺子让他站的不动在他身上比量。“你之前缝补过衣服吗?”
他点点头。
老人把尺子放回桌上拿起笔记下测量结果,询问他是否使用过缝纫机,他摇摇头。
于是老裁缝起初只让他看着自己做衣服,平时他的用处就只是帮老裁缝搬布料。来店的人不算多,都是镇上的人,偶尔也会有几个从城里来的西装革履的人。周边的家庭主妇每次来都会调笑他几句,他也从不说话(因为听不懂)。通常都是老裁缝对家庭主妇说的话哈哈大笑,“他们问你是我打哪找的,你已经迷倒这边所有女人了。”老裁缝向迷惑的他解释道。
这让他面上有点红,假装收拾东西背对着老人。

日子一久,他也学会些简短的句子,至少他现在可以和送货的人道声谢,和来取货的人说声再见。哦,还有,在顾客的调笑下面不改色的干自己的事。
老裁缝现在也逐渐开始教他如何当一名真正的裁缝了,偶尔也会在他身后看着他尝试适应脚踏板并在一旁指点。他学的很快。

有时他会想起一些阴雨天,他和一根豆芽菜躺在一张床上,有时那又不是根豆芽菜而变成了那人,他现在记住那人的名字了,叫史蒂夫,好像和他以前认识。介于那人看他总是一副欠了钱没还的模样,估计他俩过去关系不好。

他把那把伞收起来放进柜子深处,天放晴了,他开始有些相信这里会比西伯利亚好的多得多了。

>半AU。

>晚安。

2016-06-14 热度(4)
评论
热度(4)

© 串刀战士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