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刀迅猛,可惜都戳在自己身上。

>时间机器。(上)


-很高兴各位能坐到这里,今天我将在此为各位呈上这个世纪最伟大的发明。……呃,你不觉得这种套话就像在吃我们昨天那份糟糕透顶的外卖吗娜塔莎?
-闭嘴,你如果再敢让我重写一份我就把这些纸塞到你嘴里。
-我很抱歉,但是,你知道,前几份显得我是个江湖骗子。
-你的演讲难道不就是为了让哪个头脑发热的富佬资助你继续研究吗?
-…你说的对。

>

在去面对那些可能对自己感兴趣的富人们之前,他想回趟老家。躲在老家那个从未被打扫的阁楼里。祖父在那存放了很多书和房子的设计图,是悉索爬动的声音、是他被灰尘呛到发出的咳嗽声还有那些脆弱泛黄的纸张陪伴了他几乎整个童年。之所以是几乎是因为祖父在他即将满十三岁的一个午后平静的死在后院的躺椅上,早餐前祖父还问他是不是吃单面蛋呢。
他只从祖父那得到一个打不开的盒子,然后被一对科学家夫妇领养带走。他如今的成就与科学家养父母的栽培拖不了干系,他感激他们,想念祖父,那个不喜欢开口的高大阴郁的老人。是祖父把他从路边捡回来的,把那个病秧子的自己带回家。
祖父是再也看不见恐怕现在比他还高的小不点了。他摆弄那个打不开的盒子,到底怎么弄开他至今都不知道,祖父给他留了什么?也行暴力打开也是可以的?但他害怕里面装着什么易碎品。

-史蒂夫,差不多要上场了。
助理推门进来提醒他,他总是能被她找到。
他向助理点点头,放下那个心心念的盒子。等这些完成后他再回来打开这个盒子。总会有人资助他的,就像时间机器总会被他修好的,他必须得回到那个时候,他必须去找被他留在那的巴奇。

>>

[克林特]

好吧,时间机器的第一次对人实验——是我啦。我是害怕,但兴奋可能更多一点?我被传送到十分钟前。然后,我们成功了。
我当时好像尖叫了是吗?娜塔莎,是吗?

不,你吃光了我放在实验室的糖罐。

>

巴奇想在乡下盖栋房子然后放个躺椅在后院晒太阳,这对于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来说,这属于很久很久之后的老年生活。但他就是想,想着客厅是什么模样的想着院子里有些什么花草,要是他会画画的话应该已经集满一整本草图了。这天他如往常一样上楼,墙上贴着抠了又贴的各色宣传纸,还有小孩用蜡笔弄的涂鸦,他从兜里掏钥匙,门边上的植物蔫着,好像是因为这段时间他忘记给它浇水了。楼梯那边发出重响和物品掉落的声音,他瞟了眼,一个男人倒在那。他终于找到钥匙,把它捅进锁孔里旋转一圈打开门,他又瞟了一眼那个倒霉的男人,那人倒在那里一动不动,周围散落着些书。把东西都放到桌上后他折回去把男人拖到家里,书也都捡回来了,只是楼梯口坑洼里有积水弄得书页很脏,但男人伤得不重,手和下巴上的擦伤都被巴奇涂上了酒精,人应该只是晕了过去。他平时进出也没留意这边的住户,所以并不认识这人,他坐在一边伸手拨了拨男人额前的乱发,担心了会儿这人会不会摔傻。
过了会儿,他起身去厨房给自己弄了份简单的晚餐,草草解决后去整理带回来的东西。他还想在睡前看看才买的建筑类的书。


>两个月前我以为我能一口气写完。大概还能更个(下)就完。发个(上)自我勉励。

2016-06-05 热度(8)
评论
热度(8)

© 串刀战士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