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刀迅猛,可惜都戳在自己身上。

>体温。

>火TJ。

>TJ知道自己不应该在这时候想到Johnny的。


 

指腹擦过眼角时眼泪都快干了,Johnny体温一向很高,在与自己脸接触的那一刻TJ就知道是他来了。TJ吸吸鼻子,低着头。器材室光线差,Johnny站在他面前在他身上落下一片阴影。
“你在这躲着呢。”Johnny语气欢快,完全没在意为什么TJ在这鬼地方哭。他刚刚擦过TJ脸上的泪水的手在自己衣服上随便蹭了蹭。
TJ一直记得这个场景。他总觉得他脸上还残留着Johnny的温度,每当他脸红,那块被Johnny擦过的地方总是率先红起来。
就像是他一直陪着自己一样。

 

Johnny约会姑娘,也约男人,但据他所知的男人就他一个。姑娘那就数不清了,他上次随口问了句然后Johnny就跳上来压着他掰他手一个个跟他数,数到最后只剩下TJ断续的呻吟和Johnny自己也弄不清楚到底在说什么的一些女名。他们俩比朋友稍微越界那么一点点,平时喝酒玩乐,偶尔会第二天一起在酒店床上醒来。但这层关系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平时,TJ还怂恿Johnny去追那个刚进门的美人呢,当Johnny搂着美人过来时他贴心的把安全套放进外衣口袋。
“玩得开心!”
“明天见!”Johnny都快走出酒吧门了还在向这边挥手。他的大嗓门穿过喧嚷的音乐和人群准确无误的传达到TJ耳边。
“知道啦…”送走Johnny后TJ整个人陷入沙发里长叹息一声,他无力的晃晃手上的杯子,一些液体洒在他的裤子上。
好吧,自己该找个伴了。他一口喝光杯子里的液体,朝不远处一个男人举杯。

今晚的床伴还行,还算尽兴,TJ进浴室时在心里给男人打了个三星。目前能被他打五星的只有Johnny,虽然人家约的姑娘多些,但做起来TJ真的是没得说。他总能玩出些新花样,两个人搞一起时也不会因为太熟而笑场,干完后也不需要温存什么,他们有时会闲聊,聊下过去读书的时候,聊下最近,聊下新闻、姑娘还有很多。
最后倒不像是来做爱了,像是两个旧友在谈心。

他不应该在和别人上床的时候想到Johnny的,他和那个似乎很想要他号码的男人告别就去路口等出租车了,有点冷,他扯了扯领口。不远处一个人从酒吧里晃出来“Tommy!”那人高声叫道。
天哪,Johnny。
“刚才的妞呢?”他有点不耐烦,现在他只想早点拦到出租车然后回家。
“哇哦,被她哥带走了。”Johnny脸上红彤彤的,应该是喝的不少。“我就回酒吧找你,没看到你就坐到刚才——嘿!你去哪了?”Johnny衣领上还有个新印的口红印。
“没什么,我先回去了。”他指着那个口红印戳了戳,然后撇着嘴往Johnny身上蹭了蹭。
“嘿宝贝,我送你回去。”
Johnny喝醉了。
只有他喝醉的时候才会好声好气哄TJ,一只手还放在TJ屁股上揉了把。他带着酒精的气息吐在TJ脖颈上,TJ呼吸变得急促觉得自己站不稳了,他受不了这。

Johnny知道他不会拒绝自己的。

器材室只有一扇窗,有点高,因为要借用叉子来关上那扇窗所以一般都是锁的严严实实的。那里堆满了积着灰的器材,阴暗、潮湿还有蜘蛛网。TJ在那哭了大半个下午,理由如今记得不大清楚了,但他最后哭累了,再也哭不动的时候,Johnny闯了进来,用手擦他的眼角。
他记得太清晰了,背光的Johnny,手指的温度,还有汗味和角落潮湿的灰尘。他把这个下午刻在自己心里,在心底重建了这个器材室一遍一遍在那上演这一幕。
他忘不了。

TJ知道自己不应该在这时候想到Johnny的。

浴室传来淋浴的声音,床伴在里面淋浴。他刚刚送走Johnny和一个身材火辣的姑娘,自己也找了个伴。
他觉得被指腹胡乱擦过去的地方又开始发烫了,他知道自己不不应该在此时想到Johnny的。他想象是Johnny在抚摸自己,是Johnny在亲吻自己,可Johnny的温度比这要高。仿佛要把他融化,燃烧。

他想起器材室的那个下午。他闭上眼感受Johnny残留自己脸上的温度。

TJ知道。

2016-04-28 热度(30) 评论(3)
评论(3)
热度(30)

© 串刀战士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