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刀迅猛,可惜都戳在自己身上。

>胡子。

>Evanstan。

>半AU。

>一发完。


当一个人遇事不顺,就会觉得什么都在与他作对。

比如暴雨弄湿的裤脚,比如上司的问责,比如外卖电话死活打不通最后发现是自个儿手机欠费,比如毫无症状的感冒,还有,还有被甩了。

被甩用在这不合适。

他们也就只是上了几次床然后相互留了个电话。完事儿之后他们也不怎么讲话,一般是Chris在那哼不着调的曲子玩弱智的手机游戏,他也下载来玩不到十多分钟又给卸载了。你看,他们连兴趣爱好都不同,除了干起来挺顺心如意就没什么了。
所以这连甩都挨不上边,只要把电话号码删了就好。

>

他们那时关系还好,可以搭着肩交谈几句,开上几个无上大雅的玩笑,混着一群朋友夹着欢笑往山上跑。天气挺好,还是有点冷,他低头扯衣服的功夫Chris就走到他面前了。Chris应该是想跟他说些什么的,被他猛一抬头的动作吓到了,两个人就那样傻望着对方。
那天天气挺好,阳光有,不至于刺眼,他们俩距离有点近,他注意起男人的胡子。

“兄弟,我离你远点就只能看见你半张脸。”

>

关乎怎么睡到一起去也记得不大清楚了。反正是你情我愿进了房,干的时候脑子清晰,干完Chris给他点了根烟,递过来,接过去。没有交谈,大致休息一下就穿裤子走人。说起来挺尴尬的,两个人除了搁床上有几句交谈其他时间就和俩陌生人一样。

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揽着别人肩假装遗憾的说——“我跟他不熟啊。”
不熟到只直到对方喜欢什么口味的套,兜里揣的是什么牌子的烟,在床上喜欢什么样的姿势。他们俩也就只有身体交流这个交点了,踏出房门他们俩就是两条笔直的平行线。

但这又如何?这不能阻挡Sebastian喜欢Chris啊。

他喜欢那毛茸茸的胡子,那笑起来的不属于他的眼角,那吐在他脖颈上的热气,那递烟过来的手。但这些都像是初春在公园小孩吹出来的泡泡,在阳光下五彩斑斓又一碰就破。更何况他的泡泡只能藏在见不得光的地方。
当然他也可以偷摸一人躲在哪把泡泡一个个从心底吐出来,门窗都锁死了,窗帘也拉上了,可屋子里还有光。是从泡泡里发散出来的光,他只好一口一口把它们咽到心底。

>

有次Chris说过第一次刮胡子弄了好几道口子,他想象那个年轻人边大叫边抽气的模样笑得蜷成一团。Chris说得没他想得那么好玩有趣,干巴巴的,放嘴里没什么嚼趣,可他笑得放肆,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身边的人无可奈何的靠过来掰他的脸,用胡子刮蹭他的脸,质问他为什么笑得这么凶。他没多想就吻了上去,手捧着那些扎人的笑话起源的胡子。
他们很少接吻,这让已经接近尾声的“约会”拨回时针,他们又来了一次,或两次。直到Sebastian再也笑不出来,侧躺着去摸男人的胡子。
“所以你留胡子是因为有年少犯下的印痕咯。”
男人哼了声手揽住他的肩,“睡觉。”

这是唯一一次他们俩谁也没先穿裤子走人。

>

回家的途中Sebastian希望自己就这样倒在路边,这时候他倒不在意会弄脏衣服了。被送进医院,被判断死亡,被埋葬,被举行葬礼。也许Chris会来看他,可不可以留下点胡子给他做纪念?男人会不会删掉自己手机号码?会不会忘记他?
或者说他根本不会来。

但Sebastian最终一步一步走回了家,除了裤脚被淋湿,电话欠费,冰箱干净空荡。手脚完好,就是喉咙有点疼。

生病可以吃药看医生,裤脚脏了能拿去洗,工作可以换,手机可以缴费。
胡子会再长出来,胡子也能再刮掉。
胡子能再长出来,也能再刮掉,划几条口又算什么,它总会长出来的。
它总会长出来的,到时候刮掉就好。

>糖吃多了不好。

2016-04-19 热度(18) 评论(1)
评论(1)
热度(18)

© 串刀战士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