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刀迅猛,可惜都戳在自己身上。

>烟花。

>网游相关。

>佩花。



Orlando至今仍清晰的记得。

在他读大学的时候,正值中国农历新年的那段时间,他所常玩的那个网游推出了一种叫做“年”的怪物。“年”只在晚上才会出现,只要好好把“年”给砍死,就会随机掉落各种各样的烟花。

打开背包,右键点击物品,然后将视野往上调,就可以看见自己所放的烟花了。

官网上还提示道戴上耳机效果会更好。

Orlando在打开游戏的公告弹出后随意的浏览了一下,最近副本大家都在一窝蜂的刷新推出的副本,谁会无聊在半夜去砍一个不掉经验装备金币的活动怪。他稍微调整了一下耳机,进入公会查看消息了解何时去刷新本。

他皱起了眉。“他们居然没等我先去刷了。”

他查看公会所推进到的地方,瞥了一眼自己的等级,单枪匹马杀过去还不够怪物塞牙缝。

算了…去砍砍那个叫“年”的烟花怪消磨一下时间吧。

他伸了个懒腰,揉揉脖子。

“年”虽说等级很低而且不具有攻击性只会四处逃窜,但是血很厚,Orlando围着这张地图砍了它一圈它才倒了下去。

他去捡烟花的时候按着鼠标的手都在颤抖,“天哪这个怪物也太麻烦了吧。”他如此感叹道。甚至产生了不如关掉游戏洗洗睡的想法。

他打开背包右键选择了烟花物品,然后调高了视线,处在他上方的茂密枝叶挡住了他的视线,他仅能从细小的间隔间看见星空一角,自耳机里传来的烟花绽放的声音莫名令他感到心情愉悦。

他决定再去砍砍那个怪物然后找个好地方放烟花。

大概五分钟后,Orlando终于看到“年”刷新了,他活动活动手腕立即又开始了追着“年”满地图跑。就在他终于把“年”卡到一个角落可以安安心心单方面虐它的时候,从边上又冒出来一个人也开始砍“年”。

“…。”Orlando停下了砍怪的动作看着那个人砍。那个人也不停下来,只是在发现Orlando停下来时稍微顿了一下然后继续砍“年”。

他对对方似乎有捡自己便宜的嫌疑表示强烈不满,他点开对方个人信息发现对方的等级比自己高许多于是打消了“那人砍死怪我砍死他”的想法,放弃了这只“岁”决定等那人走了再去另砍一只。

Orlando就在对方砍“年”的这段时间喝了口水谷歌了一下有关中国农历春节的资料,估摸着可能对方已经走了他点开游戏,一个临时对话窗口弹了出来。

“Hey!你的烟花不捡吗?”

大概是他沉迷于浏览网页太久没有回复那个人,系统显示着十分钟之后也是现在那个人又发了第二条消息。

“烟花再不捡就要消失了,我先捡起来你来了我给你。”

Orlando有些纳闷为什么这个人这么好居然给他把怪砍死不说还要把烟花物品也给他。

“这怪是你砍死的你拿走好了我自己再等刷新。”他在键盘上快速敲打出这一段话然后点击发送。

“不,是你把怪卡在这里的,我只是帮个忙,我也想看放烟花。”对方很快给了他回复。

还挺识趣嘛(x)。

Orlando发了个"好"过去。

很快对方的好友申请跳了出来。

点击确认,于是对方顺利的交给他烟花。

Orlando调好视野打开背包右键点击了烟花物品。

看着烟花在天空爆炸成一朵朵流花然后消失,烟花爆裂开来时的彩色火光印在了游戏里角色的身上,转瞬即逝。

“还要一起组队砍吗。”在背包中的烟花物品告罄时对方发来了一条消息。

“好啊。”Orlando回复道。

他们两个人组成队伍在这张地图到处搜寻“年”,然后由Orlando放烟花。偶尔会有一两个经过这张地图的玩家,他们会驻足看几眼烟花然后离开。

不知不觉就两点了。

Orlando感觉自己手发酸,虽说还很精神但一想到早上还有一节很枯燥的课要上他决定关掉游戏睡觉。

“嘿,我下了,晚安:)”他想了想本打算说声谢谢给对方但转念一想对方可能只是像他一样无聊来打发时间虽然他后来玩得很开心,于是只是说了一声晚安。发出去了一小会儿,他又补了一句“新年快乐。”发了过去。

然后退出游戏关机洗漱睡觉。

后来他由于学业愈发繁忙就没有碰过那个网游了。

在毕业前夜,Orlando打开电脑想找些资料瞥到了自己过去常玩的网游的图标,他没有怎么多想就卸载了。

但他每当到中国农历春节的那段时间时就会想起那天晚上他和那个人一起砍怪放烟花的事。

虽说后来他在其他地方有亲自见过烟花,但他总觉那晚烟花比任何一场都要好。



>我只是你漫漫生命中一瞬。

>本来是想表达这样的感觉的,但是我。手拙。表现不出来。佩佩连名儿都没有我都不好意思说这是佩花文了…。




其实在Orlando下线之后那人有回复他。


END.

2015-03-05 热度(18) 评论(8)
评论(8)
热度(18)

© 串刀战士
Powered by LOFTER